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銀河正義使者

2020-09-06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3DM原創

原創投稿

評論:
我們熱愛遊戲,因為我們生來如此。

    這是【熱購集運】的第一百期。

    在這個還挺值得紀念的時間點,我們打算和你聊點兒比較俗氣的話題——比如,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當然,藉此機會,我們也請了不少曾經的老面孔回來,如果你一直有關注我們,那麼你一定會記得他們,不是嗎?

    四氧化三鐵:

    《虛擬人生2》是我接觸到的首款“大型”遊戲。

    2000年前後,家裏置辦了電腦。某個週末,爸帶着我去周邊的電子市場逛了一下午,最終淘回了盒裝的《虛擬人生2》。

    現在回過頭評價,它也就是“走格子,觸發事件,轉職打boss”的遊戲。玩法算不上新穎,畫面也稍顯簡陋。

    但這兩天,我重拾《虛擬人生2》時,卻仍能體會到它的有趣。

    遊戲旁白由劉傑,即工藤新一的國語配音演員擔綱;主題曲由某隻搖滾樂隊操刀;

    對遊戲停留在Flash階段,未見過這般陣仗的我,只覺得這款遊戲太酷了。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虛擬人生2》是20年前的作品,而我對20年前生活的記憶卻早已支離破碎。

    奇怪的是,一想到《虛擬人生2》,許多生活片段就會由這裏生髮出來:

    比如我是怎麼躲避父母的嚴查,潛入書房玩《虛擬人生2》;

    比如我總會盯着遊戲的説明手冊封底印着的《暗黑破壞王2》骷髏海報,想着終有一天要試試這個。

    比如我總會邀請朋友到我家來,聽我胡吹海侃,然後和同學交換到《海之檻歌》……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所以於我而言,《虛擬人生2》是我生活軌跡的錨點,它與部分生活片段相融,提醒着我不去遺忘。

    嘉言:

    作為一個雜食者,喜歡的遊戲實在太多,真要説最喜歡的,那還得是Falcom家的“軌跡”系列。

    雖然我曾為很多遊戲的創意和故事驚歎過,但真正有陪伴感的,只有軌跡。或許是它太長了,從很多年前“不小心”入了“空軌”的坑之後,這個系列到現在的新作我一部沒落下,基本都是第一時間上手攻略,然後在結束後的空虛中敲碗等下一代推出。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要説它好玩嗎?讓現在的我説一句公道話,比它好玩的遊戲真多了去了。可能正如很多人記憶中的舊事物一樣,當年玩“空軌”三部曲的種種感情和心流,如今大概再也感受不到了。看得出來,Falcom近幾年的作品,不管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男主角,媚宅和矯情的要素越來越明顯,迷宮設計勉勉強強,真能耐心看下去的,好像僅有故事的大主線。

    當然,變化的來源,也可能只是我長大了。

    不過,喜歡這種感情沒那麼複雜。我還是樂於看到從十幾年前就在屏幕裏活躍的角色們,一個個長大,邂逅,然後共同冒險,面對威脅世界的危機。

    正好前兩天剛把“創軌”通了,玩完後的心情一如既往,沒有太大波動,但就是高強度的玩下來了,有時候甚至還在心裏暗罵,Falcom怎麼不思進取,引擎怎麼怎麼爛之類的。

    如果這不是真愛,那真的沒什麼叫愛了。

    沼雀:

    第一百期周話,挺有紀念意義的一件事兒,剛好可以聊聊自己最喜歡的遊戲,看在眾籌的桌遊版《神界:原罪》馬上到手的份上,聊聊CRPG吧,畢竟“魔獸”我偶爾還會玩一玩。

    我玩的第一款CRPG,已經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DE出品的《劍灣傳奇》,玩家口碑和媒體評分一致達成了稀爛,這實屬罕見,和DE的另一部作品《Warframe》作對比後,更是如此。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劍灣傳奇》是我邁向CRPG世界的破木門,《永恆之柱》才是真正的入門作,從那時起,我喜歡上了“黑曜石”獨特的劇本創作和他們為你準備的每一段冒險故事。

    這部作品從區域性流產開始,最終為你揭開了一扇通往眾神世界的大門,續作《永恆之柱2》,我也特別喜歡,甚至有些超過了前作的喜歡,而我也知道,《永恆之柱2》的失敗幾乎是個必然事件。

    説到《永恆之柱2》的失敗,就可以好好掰扯掰扯了。“永恆之柱”系列,起源於黑曜石的“永恆計劃”,當時這項計劃由克里斯·阿瓦隆和喬什·索耶負責,希望借這項計劃開啓黑曜石CRPG的全新元年。

    《永恆之柱》成功了,成功得理所當然,但那個製作了《異域鎮魂曲》的克里斯·阿瓦隆走了。根據推測和他本人描述,兩者的矛盾在於,公司希望他能在管理和運營上也有所作為,但他本人只想做好“作者”的本職工作,矛盾一再激化,最終以克里斯·阿瓦隆選擇離職收場。

    甚至在微軟收購黑曜石的時候,他還挺身而出表示:“應該開除黑曜石的管理層,只僱傭黑曜石的員工。”這些年我們可以在一些其他大作中看到他的名字,比如接下來會講的《神界:原罪2》,但他作為新聞主角出現的時候,卻是“性侵”女性,但在粉絲眼裏克里斯·阿瓦隆更像是個基佬。

    《永恆之柱2》的失敗是理所當然的,和克里斯·阿瓦隆離職也沒有太強的必然聯繫。《永恆之柱2》的開局和《永恆之柱》進行了無縫銜接,主角是前作主角的靈魂轉世,開局還要選一堆前作劇情的延伸,這一套設定下來直接把玩家羣體鎖定為了“打通過前作的玩家”,但這個時代裏,有多少人會去打通一款遊戲呢?

    黑曜石做好了一款遊戲續作該做的事情,代價是犧牲了自己的優勢,讓玩家在開局無法帶入,且《永恆之柱2》的結尾也頗受新老玩家爭議,即便這款遊戲在遊戲性上遠遠超過了前作,但也於事無補。

    在這一戰過後,喬什·索耶暫時退隱了,他想從“永恆計劃”裏抽離出來,自然沒有參與制作黑曜石今年和《永恆之柱》同世界觀的遊戲——《宣誓》,而在今年的微軟發佈會上,黑曜石已經成了那個最亮的仔。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還記得Interplay當初如何形容黑島工作室的嗎?“黑島還在,只是裏面的員工都被開除了”,歷史總是出奇的相似,像一艘忒修斯之船。

    後來的故事就是,我用了不知道多久,打通了能叫上名字的大部分CRPG遊戲,甚至玩遍了和CRPG有關的遊戲,讀了包括“D&D”在內的若干本規則書,喜歡上了《神界:原罪2》帶來的全新體驗,甚至在第一時間訂購了它的桌遊。

    總結這些的時候發現,比起操作我更喜歡選擇,也理所當然地成了P社玩家。我喜歡那些可以用規則創造故事的遊戲,比如《輻射:避難所》等等,也喜歡感受每一次選擇的魅力,即便選擇的過程糾結而痛苦,我曾因為不知道該選特莉絲還是葉奈法,愣是半年沒玩《巫師3:狂獵》。

    選擇衍生的結果像是一面鏡子,映照了人的內心,也是基於此,我會簡單地把“我選了”和“我內心是……”畫上等號。做出一個違背內心的選擇是艱難的,即便我是那個在《神界:原罪2》裏滅隊也不會偷東西的人,但有個祕密是,遊戲裏那塊我從未丟棄的睡袋,其實是我偷來的唯一一樣東西,當時大家沒血沒狀態,一堆敵人正迎面走來。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Haine:

    對一款遊戲的熱愛,應是伴隨着時間的增長與歲月的磨礪後沉澱在心裏的重量,它不常被提起,更不會時不時拿出來比較,因為它是某一個特殊的時期對你有特殊意義的符號。它可能不是最好玩的,也沒什麼故事,只是平淡地承載着一些人和事。

    我玩遊戲一向很強,拿得出手作為長處的那種,早早在大學期間便取得了新疆電子競技盛典的多個項目冠軍,還有一份得之不易的贊助,去網吧打遊戲都是老闆請着去的那種,年少得意。但其實這個“小地方”也沒什麼人以此為生,所以水平尚且稚嫩,我們這些拿出大部分時間去打遊戲的小孩,拿個第一本是理所應當,所以我們也不會特別驕傲,也沒有什麼打進全國的夢想,隊伍裏的每個人家裏都有各自安排好的後路,打遊戲也是有一遭沒一遭的耗費時光,想着儘快把大學這磨人的地方讀穿。

    好一部分的大學生都是如此,大學時光不是耗費在這就是耗費在那,我們幾個選擇了遊戲而已。大學數年的遊戲生活讓我們過得滋潤,難逢敵手下也是很少訓練,扎一堆最愛玩過了時的《魔獸爭霸3》。倒不是建造,而是人人都愛的RPG地圖,從《羈絆》到《西方世界》,各種題材都有涉獵,最火的地圖類型是防守,我們也最愛通關N1難度下的各大熱門。高一點都打不過,又不願意充錢,難得碰到喜歡的地圖勉強上個首衝支持作者,就這樣平平淡淡幾年也沒玩膩,其實是我跟老大哥沒有玩膩,其他人只好作陪。我們無事便三五成羣聚到網吧老闆給我們準備好的包間攻克各大地圖,餓了就點外賣,渴了去網吧飲料機接快樂水,困了閉上眼在椅子上睡,醒了又是奮戰的一天。

    大二那年,隊裏的老大哥畢業了,回了老家當了公務員,他這一走,我便知道隊伍到頭了,大家都該為生活早做打算。大三那年,隊裏最淘的孩子輟學回家當了富二代,他是個特別喜歡玩遊戲的人,我以為他會是最後一個走的,沒想到這麼早就下了決定,讓我覺得自己有些墨跡,臨走時他説“下次一定要把那地圖通關,作者真不是個東西,設置的難度這麼高,要不是小爺家裏有事,定跟你們再戰一天一夜。”

    就這樣一個兩個,一走便沒了消息,我在大三那年也因為實習的事情和學校鬧了彆扭,一狠心離開了學校選擇創業,有好一段時間不曾玩過遊戲,好像那只是一個學生時期的愛好,脱離了學校便不再需要遊戲來打發時光,工作最缺的便是時間,哪裏有空。沒空兩個字,也成了不與人聯繫的藉口,身邊的消息繁多,也僅限於聽別人説。

    就這樣一年過去,怎麼也融入不了工作環境的我選擇了辭職,倒也不擔心沒飯吃,按長輩的話説我是那種到哪也不會餓死的娃子,只是一時沒了目標有點手足無措,便去了很久未至的網吧轉轉。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沒地方去的時候先去網吧轉轉,總能遇到幾個長年不見的老朋友敍舊。我一開大門,好傢伙,網吧搬了,大學生意難做,老闆跑路了。我一想去哪玩不是玩,幹嘛非去網吧玩,遂打道回府。

    家裏的氛圍總是差了一些,沒有二手煙和此起彼伏吶喊聲,健康總是和煙火氣息不太着邊,好友列表的幾位除了老大哥,其他人都貼心的顯示着上次在線12個月,好嘛,大家都沒玩遊戲了,真健康。我就這麼盯着屏幕發呆,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也什麼都沒等到。生活哪裏有隨處可見的驚喜,平淡才是生活的中心,一時沒了目標的自己想磨磨日子,卻也提不起打遊戲的勁,兩處落空,也便沒了心情倒頭就睡。

    後來我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又開始玩起了遊戲,現在很多遊戲都會在好友列表上顯示他們上次的在線時間了,每每看到黑色的頭像,都會打開魔獸爭霸對戰平台上面再看看他們,時間只在增長,倒是老大哥的時間總在變動,只是每次都剛好錯開。

    我現在的工作和遊戲有關,所以近來我一直都玩遊戲,偶然間聯繫上了那個富二代的淘氣小孩,説下次要給我擺一桌,再把心心念唸的地圖通關。這倒不急,我心想着這小孩是個最喜歡玩遊戲的敗家子,怎麼隨着隊伍的解散,竟脱離了低級趣味,誰曾想他説:“啊?我換了個遊戲玩啊。”

    他向來不喜歡二手煙,不僅換了地方還換了遊戲,難怪對戰平台上不曾再見他上線。但他一口咬定自己最想玩的還是那個三五成羣,一起守衞雅典娜的《魔獸爭霸3》,一個勁問我啥時候故地重遊,但他可能不知道網吧已經關門了。

    有一次老大哥從伊利回來,興高采烈的他連飯都不想吃,趕忙召集了隊伍裏的幾個夥伴找個地方開黑,時隔多年的新疆最強小隊又齊聚一堂,把記憶力能想到名字的地圖一個個都通了一遍。可能大家隨着年齡的增長,遊戲實力不退反進,我們只用了兩個人就能為所欲為,我和老大哥聯手戰無不勝,以前五個人沒辦到的事情現在被我們二人協力解決,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臨走時老大哥説此時一別,不知下次再見會是何時,只是心願已了,從此再無顧慮,説得像個人似的,只是看我倆神情,都有些許落寞。

    暢快開黑,奮力破關之餘,竟多出了幾分失望之情。

    店點:

    不知不覺間,周話都已經一百期了。來3DM也算是有段時間了。不得不先感慨一波白雲蒼狗,逝者如斯夫。

    言歸正傳。這次的主題是“最喜歡的遊戲”。其實我喜歡玩的遊戲還挺多的,策略類遊戲或者打牌類遊戲都能算是心頭好。不過單從對一個遊戲的堅持程度上看,在我的庫存中,沒有一個遊戲能比得上DOTA2。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六年老“刀斯林”,不請自來。

    DOTA2的魅力,其實一下子很難講清。對於不喜歡MOBA的玩家而言,DOTA2也可能只是名氣比較大,比賽獎金比較多。但自己卻是難以體會到這款遊戲的樂趣。對於一些喜歡其他MOBA遊戲的玩家來説,“刀斯林”實在是令人避之不及,從而拒絕玩這款遊戲。

    確實,作為一款常常被稱為“Dead Game”的遊戲,DOTA2確實已經過了它的巔峯歲月。當年會曠課打刀塔的玩家,大多都已成家立業,百忙之中,很難再有機會玩上一局。就我個人而言也是如此——只有自己一個人是絕對不想打DOTA2的,打牌它不香嗎?

    但這裏的前提條件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換言之,三五好友想聯絡情誼,DOTA2開黑是必不可少的。DOTA2差不多成了青春和回憶的一個寄所。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這也是我為何會對DOTA2難以割捨的原因之一。因為它存在的時間夠久,能夠裝下足夠多的美好回憶。

    就像用老壇才能醃製出好酸菜一樣,其他遊戲,沒那個底藴。

    木大木大木大:

    首先,恭喜一週話題存活至第100期。然後,我最喜歡的遊戲是《牧場物語:礦石鎮的夥伴們》。

    在一週話題欄目的第40期,我加入進來,當時的話題是“你經歷過最糟糕的遊戲體驗是什麼”。在那期話題裏,我分享了一次《泰拉瑞亞》的遊玩經歷,回味了一份壞心情。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草綠了又黃,黃了又綠,兜兜轉轉,一年過去,一週話題欄目來到了第100期。在我參與的第一期話題中,同事們各自分享了自己不那麼開心的遊戲經歷。現在,百期之日已到,恭迎龍主/軍神/虎帥……

    梗玩了,我爽了。

    在“你最喜歡的遊戲”話題下,我們當然會想聊點開心的事。開心,似乎是我們玩遊戲的初衷。我想,至少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都不會否定這個觀點。我們總在遊戲中,努力地讓自己開心起來。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在“巫師三”裏收集昆特牌,在《英雄聯盟》屏蔽9人組成單噴通道,在大表哥裏摸摸狗頭喂喂馬,在屁股裏一邊安利朋友順便炸魚……

    這些行為都是為了讓自己開心。雖然形式和素質上,可能略微有點差距,但總歸目的都一樣,為了開心。

    讓我開心,也正是我喜歡“礦石鎮”到“最”的原因。當然,開心是個模糊的原因,喜歡某款遊戲的具體原因,每個人都不一樣。也許,在某個特殊的時間點,我們接觸到一款遊戲。它恰好有一些東西,打動到當時的你。於是,你欣欣然跳進那個兔子洞,來到虛擬世界。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這個世界也許是很多人的菜,但你知道,它對你的意義是不同的,那是隻有你知道的東西。它可以是你和今天音信全無玩伴的回憶,是你在某段時期逃進去的山洞,是你對自己青春不再的懷念,但它到底是什麼,只有你自己知道。

    因為這個祕密,所以,直到你記憶的保質期失效前,它都是你“最喜歡”的那款遊戲,只此一款。

    我們的生活總有缺憾,想抽煙發現沒帶打火機,老朋友總約不上時間聚,孩子明年上學是公立還是私立,上下班路上突然下雨了,哪兒哪兒的冰川融化又加速了……一不留神,“唉”,坐過站了。

    不過嘛,至少我們還有遊戲。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我們是電子海洛因的受害者,是被髮光二極管影響多巴胺分泌的二十一世紀原始人,是很久以後,人類歷史(如果有)中的母星毀滅者,也是文明的創造者和傳遞者。

    在遊戲世界,我們是快樂的探尋者,也是收藏家。

    貞酒歌:

    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如果把時間限定在少年時期,我最喜歡的遊戲是《夢幻模擬戰2》。

    在最初的最初,我所接觸到的遊戲,都是《超級瑪麗》《坦克大戰》《忍者神龜》這類跳躍、闖關動作類型。我必須承認,動作遊戲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類別。並且在最初,對其他類型遊戲興趣不大。

    起初,我對《夢幻模擬戰2》是拒絕的,因為名字太過平平無奇,甚至讓人沒有多看一眼的慾望。但是,架不住遊戲廳老闆的一頓忽悠,這張遊戲卡,被我帶回了家。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令我沒想到的是,這款遊戲竟具備如斯魔力,讓我進入到需要一口氣通關的狀態。從小喜歡《美少女戰士》《海底兩萬裏》等日本動畫的我,第一眼便喜歡上了漆原智志的人設,帥氣男主艾爾文、可愛女主莉婭娜、大陸最強騎士利昂,眾多角色的形象,迄今仍然令我印象深刻。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出色的故事設定,塑造出了極強的人物羣像。主角陣營自不必説,艾爾文的滿腔熱血,成為我心目中嚮往的目標。尤為難能可貴的是,眾多反派角色同樣性格鮮明,並非臉譜化的小丑。尤其是悲情角色利昂,成為當年心中抹不去的痛。

    在“大陸最強的騎士”這關,一路走來,被利昂的騎士道精神感染的眾人,不願面對這場殘酷的戰鬥。但為了讓大陸重歸和平,只能打敗眼前的男人。艾爾文一次次向利昂呼喊,向他傳遞魔劍阿魯哈薩特將會給世間帶來的災難。但於利昂而言,他所信奉的道,恰恰就是帝國皇帝巴恩哈特。為此,即便墜入黑暗,也在所不惜。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利昂有這樣一句台詞,“即使這場戰爭終結、人類還是會再犯與過去同樣的錯誤。”他深知,即便打敗巴恩哈特、封印魔劍阿魯哈薩特,世間不過是進入新的輪迴。而想要打破這一魔咒,他所能相信的,只有力量。

    “這樣……我可以放心地把大陸交給你了。”最後,利昂對艾爾文留下了這句話。身為光輝末裔的他,最終的選擇,是聖劍蘭古利薩。

    而這款遊戲原本的名字,就是《蘭古利薩》。

    萬物皆虛:

    好吧,對於這個話題,我一時之間真的很難去找到某個具體的案例來説。我雖然玩的遊戲也不少,但一般不會主動去把這些遊戲評出個高低優劣來。或者誰,即使腦海裏會有個大致的評分系統,把哪些遊戲好玩,哪些不好玩,進行簡單的歸類,但具體要説哪個是最喜歡的,實在是有些難以決斷。我能有很多選擇,像是《塞爾達傳説:曠野之息》是我玩過最好的開放世界、《巫師3:狂獵》大概是最好的RPG、《女神異聞錄5》天下第一、“馬力歐”對於簡單玩法的無限創新等等。但他們今天都不會是我地首選。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在遊戲中看故事的人,事實上不管是小説還是電影,我都非常着迷於他們的劇本。在我看來,劇情是我在評判一部遊戲好壞時,最為核心的考察點之一。我可以接受,一部遊戲畫面一般、配樂一般、操作體驗一般,但只要能給我一個好故事,對於我來説,它就會是一部好作品。

    以這個標準來看,我心目中最好的遊戲,目前應該是從《最後生還者》以及《荒野大鏢客2:救贖》裏二選一。這兩部作品都有着目前我最喜歡的遊戲劇本,且都代表着當時整個遊戲行業最頂尖的遊戲工業水準。當然,這裏的《最後生還者》肯定是PART1而不是PART2,我想你明白我是什麼意思。至於大鏢客,它至今依舊是我心目中,18年的年度遊戲首選,因為亞瑟·摩根以及範德林得幫的故事,實在是完全讓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當然,我也知道這兩部作品,如果從遊戲設計的角度來説,並沒有出現那種,會轟動整個遊戲行業的玩意兒。它們的玩法設計從某種層面上來説,確實缺乏引導行業變革的實力,但如果是從“遊戲挑戰電影化敍事”的主題來看,那麼短期內,它們絕對是我心目中最為優秀的作品。

    我一直都認為,電子遊戲是最有希望超越電影的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尤其是在敍事表現上,遊戲能實現諸多電影無法提供的體驗,所以我一直都比較熱衷於敍事為主的遊戲,諸如《艾迪芬奇的記憶》、《奇異人生》、《馬克思佩恩》,在我心目中都是值得體驗的佳作,即使我這次選擇的是《最後生還者》和《荒野大鏢客2:救贖》,也只是因為,從遊戲的整體知名度以及製作工藝來説,這兩部作品都是傑出的典範。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梅育:

    喜歡的遊戲有太多,很難從中挑選一個最喜歡的。但若從中,挑選出一個有特殊意義的,那可能非《魔獸爭霸3》莫屬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很多事情已經淡忘了。去年在油管上,看到了一個,單人阿卡貝拉演奏人族BGM《Dark Covenant》的視頻,過往的回憶瞬間湧入腦海。

    不得不説《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是我玩過得最棒的戰役之一。那是時候,甚至家裏還沒有台式機,只有老爹出差用的筆記本。趴在牀上,用筆記本玩War3,是當時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劇情中,阿爾薩斯從一個正義的聖騎士,到面對天災強大力量產生的無力感,最後歇斯底里拔出霜之哀傷,帶着亡靈踏平洛丹倫。整個劇情的情緒把控,氣氛渲染無懈可擊。

    不知道有多少人,還記得那段動畫。黃昏的鐘聲響起,吊橋緩緩落下,洛丹倫的人民用鮮花與吶喊,歡迎歸來的戰士,迎來的卻是,帶來災難的阿爾薩斯。

    你最喜歡的電子遊戲是什麼?

    人族的BGM《Dark Covenant》,更是將這段悲涼的史詩感,演繹得淋漓盡致。但曲子還是那首曲子,遊戲也還是那個遊戲,暴雪卻永遠不是那個暴雪了。失去的和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

    銀河正義使者:

    我是銀河正義使者,這是3DM原創的第一百期【熱購集運】。

    當然,只是名義上的第一百期,中間我們鴿過不少期,如果按時間來算,值得紀念的日子早就過去了。

    但,無論如何,這總是令人開心的。

    開心自然不能獨享。於是,我請了幾位許久不見的老面孔回來,與大家敍敍舊,聊聊他們心中最喜歡的遊戲。

    因為種種原因,他們離開了3DM,不過,我相信,他們會永遠愛着遊戲。

    這就夠了,不是嗎?

    就像我在一開始説的那樣,我們熱愛遊戲,因為我們生來如此。

    我們,是遊戲的人。

    對了,我最喜歡的遊戲是《重裝機兵》,FC上那個版本,不過已經説了太多次,這次就不聊了。

    再見。

    同時,也希望下一個第一百期時,能和你再見。

    玩家點評 0人蔘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